2016年6月,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挂牌成立,标志着在青海三江源设立的中国首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迈出了实质性步伐。至今一年之久,进展及成效如何?
  青海省官方11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赫万成表示,一年来,三江源国家公园以生态保护优先理念统领各项工作,执行最严格生态保护标准,向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公园的目标迈出了坚实一步。
  三江源国家公园包括长江源(可可西里)、黄河源、澜沧江源3个园区在内的“一园三区”。“三江”流经中国20多个省(市、区),覆盖近一半国土,是维系中国乃至亚洲的水生态安全重地。
  赫万成介绍,三江源生态系统特殊,三江源国家公园突出自然资源持久保育和永续利用,突出自然生态保护的原真性、系统性、典型性、完整性,采取了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政策,执行了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标准。
  现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已组建省、州、县、乡、村五级综合管理实体。赫万成说,实现生态全要素保护和一体化管理,彻底解决了“九龙治水”和监管执法碎片化问题。
  据记者了解,三江源国家公园优化重组了各类保护地,对国家公园范围内的自然保护区、国际和国家重要湿地、重要饮用水源地保护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等各类保护地功能重组,集中管理。
  目前,共有9975名生态管护员持证上岗,还组建了乡镇管护站、村级管护队和管护小分队。赫万成说,要处理好牧民发展和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的关系,建立国家公园共享、共建机制,使牧民能够更多享受改革红利。
  三江源国家公园正吸引社会力量参与。赫万成告诉记者,现在青海省方面正开展调研,与三江流域省份和新疆、西藏周边区域共同建立生态保护协作共建共享机制。同时,与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绿化基金会等组织也开展战略合作。
  目前,在青海大学已开设国家公园专业,成立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咨询专家组,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中科院等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三江源天地一体化生态监测等一批科研项目启动实施。
  现在,三江源国家公园已开工建设系列生态保护设施。2017年,总共将斥资10亿元(人民币),实施标志性建筑、保护站、森林公安派出所、生态监测、巡护道路等基础设施。
  赫万成说,青海省玉树市人民法院设立三江源生态法庭,为生态环境保护提供有效司法保障,且现在已开展全新的执法监督,完成专项打击、巡护执法、案件侦办等工作,组织了8个督查组在园区内外执法。
  青海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简松山介绍,《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试行)》将于8月1日施行,共八章七十七条,“条例坚持破旧立新、宜简不宜繁的原则,总结近年来三江源生态保护经验,既体现管理体制机制改革的要求,又体现山水林草湖一体化保护和管理的要求。”(记者 张添福)

请群众参与生态保护 写在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开展之际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 1

澜沧江源头扎曲网状河道。本报记者 刘鹏摄/光明图片

在写作这篇稿子时,记者接到了一个来自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的电话,打电话的藏族牧民多杰是记者1999年到长江源头采访时的向导。他说,他所在的镇被划为三江源国家公园的核心区了。孩子参加了管护队,成为生态管理员,“也是拿工资的人了,我要让他好好干”。多杰说的管护队,是三江源国家公园园区52个管护队中的一个。

三江源国家公园规划范围以长江、黄河、澜沧江三大江河的源头典型代表区域为主构架,优化整合了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构成了“一园三区”格局,即长江源、黄河源、澜沧江源3个园区。总面积为12.31万平方公里,占三江源地区面积的31.16%。涉及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和玉树藏族自治州的4个县12个乡镇。

3个园区实行了差别化保护,按照生态系统功能划分为核心保育区、生态保育修复区、传统利用区。园区合理确定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游客承载数量,把县城和重点城镇作为国家公园支撑服务区,集中布局公共服务和访客接待、自驾营地、医疗救护等设施,尽量减少人为活动对园区生态的干扰和影响。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三江源国家公园自然资源所有权由中央政府直接行使,试点期间由中央政府委托青海省政府代行。省级层面,将依托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组建由省政府直接管理的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对公园内的自然资源资产进行保护、管理和运营。为此,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制定了一系列试点方案、规划、目标定位、机构设置方案。试点工作将着力构建归属清晰、权责明确、监管有效的生态保护管理体制,彻底改变三江源地区政出多门、多头管理等弊端。通过体制机制创新,实现自然资产的监管和国土空间用途管制“两个统一行使”是这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核心任务和重要目标。

三江源国家公园将对三江源范围内的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森林公园、国家湿地公园、重要饮用水源地、自然遗产保护地等各类保护地进行重组,实行一体化管理。也就是对原来各类自然保护地的功能分区实行优化整合,增强功能分区之间的联通性、协调性、整体性,将山、水、林、草、湖作为一个生命共同体进行保护和管理,持续保护世界“第三极”的自然生态。

据了解,目前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紧紧抓住体制机制创新,按照不作行政区划调整、不新增行政事业编制的原则,从省州县相关部门划转编制354个,组建了管理实体,行使主体管理职责。在州县层面,三个园区管委会以及治多、曲麻莱管理处也组建完成,人员全部到位。乡镇层面,园区涉及乡镇管护站均已挂牌成立。同时,按照“两个划转整合、一个优化重组”的原则,将公园范围涉及的4个县政府有关部门机构职责和部分人员划转到管委会,公园内各类保护地管理职责并入管委会,对县政府所属机构按大部门制进行了改革,杂多、治多、曲麻莱、玛多县政府组成部门统一整合为15个。

世代生活在三江源地区的牧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方式已经融入了当地的自然生态当中,成为生态系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中提出,要正确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解决好精准脱贫的问题,科学合理设计生态公益岗位,使牧民由草原利用者逐步转变为生态保护者,鼓励当地牧民参与国家公园建设,使牧民在参与生态保护、公园管理中获得稳定收益。像唐古拉山镇的多杰,就已经感受到了公益岗位给他家生活带来的变化。《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中,制定出台了生态管护公益岗位的相关政策,建立牧民群众生态保护业绩与收入挂钩机制。在园区范围内,新设置综合生态管护岗位7421个,与原有2554个林地、湿地单一生态管护岗位合并,组建了乡村两级牧民生态管护队伍,岗位设置总数将达到9975人。目前正在4个县进行试点,逐步推开。

根据中央批准的《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和青海省的部署,青海省将举全省之力,把三江源国家公园建成青藏高原生态保护修复示范区,三江源共建共享、人和自然和谐共生的先行区、青藏高原大自然保护展示和生态文化传承区。三江源国家公园将成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一张名片,给子孙后代留下一方“净土”,让三江清流源源不断滋润华夏大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