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在凉山州德昌县南山傈僳乡杉木沟村,有一群神秘的“追蜂达人”。他们将毒蜂玩弄于鼓掌之间,巧用头发丝拴住白纸条或鸡毛,套在野蜂腰身上,借此奔波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爬山十几二十米的树梢,取下野蜂巢带回家养起来,收获的蜂蛹或食用或出售。

在凉山州德昌县南山傈僳乡杉木沟村,有一群神秘的“追蜂达人”。

迷信:大吉大利之相

论述:不存在所谓的福或祸

当地养野蜂的习俗,已有三四百年的历史。7月20日,在该村举行的德昌傈僳族“非物质遗产”展示及培训会上,这项神秘的养蜂的过程首次展示在广大游客面前,惊艳世人。今年,这个百余户的村庄,养殖的野蜂首次突破1000窝,养殖毒蜂近20余种,这项技艺也被评为凉山州非物质文化遗产。

原题:神秘“追蜂达人”家里养毒蜂成了非遗项目

蜜蜂蜜蜂是勤劳的象征,同时也象征着团结、奉献、求实、自律,自古以来便被人们视为吉祥物,因此迷信的说法是家里来蜜蜂是大吉大利之相,对旺人丁极为有利,近期往往会好事连连,在某些地方家里来蜜蜂也有进财的意思。

蜜蜂来家里是福还是祸是迷信的说法,事实上根本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福或者祸,但蜜蜂能来家里的确能从侧面反映住宅的环境条件,原因是蜜蜂一般不会在环境条件较为恶劣的地方筑巢,另外蜜蜂来家里筑巢对养蜂人而言完全可以算得上一件喜从天降的意外之喜了!

全村养野蜂上千窝

图片 3

科学:住宅环境舒适

防蛰:尽量与蜂群保持距离

有毒蜂品种近20个

吾谷导读:“三只土蜂能杀死一头牛,一窝马蜂能蜇死一个人。”即使对象如此危险,也不能阻止四川傈僳人寻找马蜂的脚步。当地的猎蜂人介绍,傈僳人捕野蜂,没有什么防护措施,有时候连简易的头套都不戴,就用一双胶手套而已,靠的是经验与智慧。他们依照古法找到蜂巢,将蜂巢取下带回家养起来,收获的蜂蛹或食用或出售。今年,这项技艺也被评为凉山州非物质文化遗产。

蜜蜂对筑巢环境的要求是极为苛刻的,不但要求巢址能遮风避雨和有利于躲避敌害外,而且要求有适宜的温度、湿度及光照等条件,因此家里来蜜蜂从某些方面也间接说明了住所的环境条件非常不错,否则蜜蜂也不会来此筑巢的。

蜜蜂来家里时要注意预防被蜜蜂蛰伤,虽然蜜蜂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但若侵犯到了蜂巢蜜蜂也是会群起而攻的,因此若无必要最好与蜂群保持一定的距离,尤其是家里有小孩的更要注意,另外被蜜蜂蛰后可用肥皂水或苏打水等清洗,若有过敏反应要及时前往医院就医!

杉木沟村坐落在海拔2000米的深山处,四周松林苍翠,这里居住着107户傈僳族人家。走进这个小山村,只见房前屋后悬挂着马蜂窝,小如拳头,大如面盆,马蜂来回飞舞,形成一道独特的景观。

在凉山州德昌县南山傈僳乡杉木沟村,有一群神秘的“追蜂达人”。他们将毒蜂玩弄于鼓掌之间,巧用头发丝拴住白纸条或鸡毛,套在野蜂腰身上,借此奔波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爬山十几二十米的树梢,取下野蜂巢带回家养起来,收获的蜂蛹或食用或出售。

防蜇:防止蜜蜂蜇伤

收捕:将蜂群转移到蜂箱中

眼下,是第一批蜂蛹收获的季节。7月20日,52岁的村民李明松带上用口袋做成的简易头套及胶手套,拿着一把刀子走到屋前的果林中,找到一个脸盆大小的马蜂窝,准备取蜂巢。当他还没完全靠近,成百上千的马蜂拥而出,大肆攻击。

当地养野蜂的习俗,已有三四百年的历史。7月20日,在该村举行的德昌傈僳族“非物质遗产”展示及培训会上,这项神秘的养蜂的过程首次展示在广大游客面前,惊艳世人。今年,这个百余户的村庄,养殖的野蜂首次突破1000窝,养殖毒蜂近20余种,这项技艺也被评为凉山州非物质文化遗产。

蜜蜂的尾部有毒针,在受到威胁或侵袭时会群起而攻之,但好在蜜蜂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且毒性也很弱,因此只要和蜂群保持一定距离一般是不会被蜂蜇的,若不小心被蜜蜂蜇伤要先将毒刺拔出来,然后用肥皂水或苏打水清洗蛰处。

蜜蜂来家里对有养殖条件的人来说绝对是好事,此时先要准备好蜂箱、防蛰服等必须的养蜂工具,然后直接将巢脾和蜜蜂都转移到蜂箱中即可,不知道怎么弄也可找当地的养蜂人代为操作,假如没有养殖条件也可让当地养蜂人收走,而且绝大多数养蜂人都乐意前来收蜂!

面对这些毒马峰,李明松毫无畏惧,迅速拿起刀子将蜂巢划成两半,取走满是蜂蛹的蜂巢,留下蜂王。“只要蜂王不跑,它们就会继续筑巢,产卵,一年可以收获3次。”李明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养马蜂37年,今年在屋檐下或果园中饲养了100多个马蜂窝,成为村里最大的养蜂专业户。

全村养野蜂上千窝有毒蜂品种近20个

收捕:将其收捕饲养

饲养:及时饲喂以稳定蜂群

据德昌县南山傈僳乡党委书记罗孝明介绍,杉木沟村一直都有养野蜂的传统,已有三四百年的历史。10余年前,这里养的野蜂很少,但近年来数量猛增,成倍数增长。今年,全村养殖的野蜂窝首次达上千个,基本家家户户都在养。

杉木沟村坐落在海拔2000米的深山处,四周松林苍翠,这里居住着107户傈僳族人家。走进这个小山村,只见房前屋后悬挂着马蜂窝,小如拳头,大如面盆,马蜂来回飞舞,形成一道独特的景观。

蜜蜂虽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但确实在一定程度上会妨碍人的活动,尤其是家里有小孩时应本着安全为原则最好将其移开,此时可以找当地有经验的养蜂人将其收捕到蜂箱中并搬到外面合适的地方饲养,切勿暴力拆除或捣毁蜂巢。

蜜蜂收捕到蜂箱中后要检查蜂王是否存在,同时为了防止蜂群逃跑最好在巢门上安装防逃片,然后可用糖浆饲喂一次以稳定蜂群的情绪,另外在之后10天里每天都要用糖浆饲喂一次以激励工蜂泌蜡造脾和刺激蜂王产卵繁蜂,等蜂群的群势基本恢复后便可进行正常的管理了!

巧用头发丝打“标记” 追行几十公里找蜂巢

眼下,是第一批蜂蛹收获的季节。7月20日,52岁的村民李明松带上用口袋做成的简易头套及胶手套,拿着一把刀子走到屋前的果林中,找到一个脸盆大小的马蜂窝,准备取蜂巢。当他还没完全靠近,成百上千的马蜂拥而出,大肆攻击。

注意:蜜蜂是指采花酿蜜的蜂类,有些地方将马蜂(胡蜂、黄蜂、虎头蜂)也称之为蜜蜂,相对于蜜蜂而言家里有马蜂并不是件好事,此时要趁蜂巢规模较小时将蜂巢摘除并将马蜂驱离出去。

总结:蜜蜂来家里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福祸,但对有养殖条件的人来说完全是意外之喜,此时可将其收捕到蜂箱中进行人工养殖,说不准这群蜂便是为你开启的致富大门!

名为养殖,其实是将山野间的野蜂巢移回家附近,让野蜂在蜂巢内实现繁殖。“因为野蜂不能实行人工繁殖,只能从野外找着蜂巢移植回来养大。”李明松表示,由于蜂巢不能实现隔年繁殖,第二年三四月份,当地的猎蜂人就到外面寻蜂。

面对这些毒马峰,李明松毫无畏惧,迅速拿起刀子将蜂巢划成两半,取走满是蜂蛹的蜂巢,留下蜂王。“只要蜂王不跑,它们就会继续筑巢,产卵,一年可以收获3次。”李明松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养马蜂37年,今年在屋檐下或果园中饲养了100多个马蜂窝,成为村里最大的养蜂专业户。

原标题:家里来蜜蜂是什么预兆?|家里来蜜蜂

原标题:蜜蜂来家里是福还是祸?|蜜蜂

寻找野蜂,当地的傈僳人有一套奇特的方法。猎蜂人张正顺向成都商报记者演示了整个招蜂的过程。“通常是捉上一、两只蚱蜢等昆虫或肉类,固定在一根细棍上当诱饵。”张正顺找来一根小木棍,上面夹着一块猪肉,放在路边的果树旁。

据德昌县南山傈僳乡党委书记罗孝明介绍,
杉木沟村一直都有养野蜂的传统,已有三四百年的历史。10余年前,这里养的野蜂很少,但近年来数量猛增,成倍数增长。今年,全村养殖的野蜂窝首次达上千个,基本家家户户都在养。

很快,一只马蜂飞来,展开撕咬。“马蜂虽凶狠,可也很傻。”张正顺笑着说,“它们是典型的顾头不顾尾。”随即,张正顺扯下一根几厘米的头发,熟练的在一端打上活结,另一端拴上白色的小纸条、薄膜或鸡毛等。

巧用头发丝打“标记” 追行几十公里找蜂巢

“给马蜂拴个尾巴,用作跟踪的参照物,就能找到蜂窝。”看见马蜂只顾啃食搬肉,张正顺瞅准时机,将头发活结套在蜂腰上。“这时的马蜂是不蜇人的”。当马蜂将肉啃下后,抱起往“家”飞。这时,张正顺便跟着马蜂追赶。

名为养殖,其实是将山野间的野蜂巢移回家附近,让野蜂在蜂巢内实现繁殖。“因为野蜂不能实行人工繁殖,只能从野外找着蜂巢移植回来养大。”李明松表示,由于蜂巢不能实现隔年繁殖,第二年三四月份,当地的猎蜂人就到外面寻蜂。

站在现场的村支书李正荣介绍,由于捕获了猎物,野蜂的灵活度和飞行速度都慢了很多,捕蜂人就跟着白色的参照物追。通常情况下,村里的猎蜂人近则追几公里,远则追几十公里。很多野蜂巢都在十几二十米的树梢上,当地的捕蜂人都能像猴子一样轻松爬山上,将树上的蜂巢取下,因此他们也被称作“树梢飞人”。

寻找野蜂,当地的傈僳人有一套奇特的方法。猎蜂人张正顺向成都商报记者演示了整个招蜂的过程。“通常是捉上一、两只蚱蜢等昆虫或肉类,固定在一根细棍上当诱饵。”张正顺找来一根小木棍,上面夹着一块猪肉,放在路边的果树旁。

不怕被毒蜂蜇伤 养蜂成为凉山州非遗

很快,一只马蜂飞来,展开撕咬。“马蜂虽凶狠,可也很傻。”张正顺笑着说,“它们是典型的顾头不顾尾。”随即,张正顺扯下一根几厘米的头发,熟练的在一端打上活结,另一端拴上白色的小纸条、薄膜或鸡毛等。

傈僳人自古有一种说法:“三只土蜂能杀死一头牛,一窝马蜂能蜇死一个人。”即使对象如此危险,也不能阻止傈僳人寻找马蜂的脚步。当地的猎蜂人介绍,傈僳人捕野蜂,没有什么防护措施,有时候连简易的头套都不戴,就用一双胶手套而已,靠的是经验与智慧。

“给马蜂拴个尾巴,用作跟踪的参照物,就能找到蜂窝。”看见马蜂只顾啃食搬肉,张正顺瞅准时机,将头发活结套在蜂腰上。“这时的马蜂是不蜇人的”。当马蜂将肉啃下后,抱起往“家”飞。这时,张正顺便跟着马蜂追赶。

“难道没有危险吗?”张正顺笑着说:“你不招惹它就行了,马蜂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我们这儿家家都养过蜂,没人怕它们。”即便如此,但这些猎蜂人依然经常被马蜂蜇伤。李明松扶起衣袖,手臂上一个伤疤清晰可见,是被指头大小的土琴蜂蜇伤的,这种野蜂毒性很强,他笑着说,“每年要被野蜂蜇10多次,感觉很平常,只要涂点药酒,几天就好了。”

站在现场的村支书李正荣介绍,由于捕获了猎物,野蜂的灵活度和飞行速度都慢了很多,捕蜂人就跟着白色的参照物追。通常情况下,村里的猎蜂人近则追几公里,远则追几十公里。很多野蜂巢都在十几二十米的树梢上,当地的捕蜂人都能像猴子一样轻松爬山上,将树上的蜂巢取下,因此他们也被称作“树梢飞人”。

“这里的猎蜂人好像自身有了抗体似的,被蜇了感觉也很平常。”
据村干部李正荣介绍,一般傈僳人被螫后不采取什么措施进行治疗,任其消肿。有时用自制药酒、泡菜水、清凉油等外用搽,几天就能恢复。

图片 4

乡党委书记罗孝明表示,他在乡上任职10余年,村里从没有一起因野蜂蜇伤而送医的案例,更没有人死亡。如今,养殖野蜂已成了杉木沟村的一条致富路,年收入达数十万元,“按照今年50至100元每斤的价格,最多的一户能卖几万元。”与此同时,还有当地的猎蜂人组队到成都、德阳、资阳等地帮人取马蜂包,获得一定的经济收入。

不怕被毒蜂蜇伤 养蜂成为凉山州非遗

最近,德昌傈僳人养野蜂的习俗成为了凉山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表示,还会保留传统,继续上山寻养野蜂。

傈僳人自古有一种说法:“三只土蜂能杀死一头牛,一窝马蜂能蜇死一个人。”即使对象如此危险,也不能阻止傈僳人寻找马蜂的脚步。当地的猎蜂人介绍,傈僳人捕野蜂,没有什么防护措施,有时候连简易的头套都不戴,就用一双胶手套而已,靠的是经验与智慧。

“难道没有危险吗?”张正顺笑着说:“你不招惹它就行了,马蜂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我们这儿家家都养过蜂,没人怕它们。”即便如此,但这些猎蜂人依然经常被马蜂蜇伤。李明松扶起衣袖,手臂上一个伤疤清晰可见,是被指头大小的土琴蜂蜇伤的,这种野蜂毒性很强,他笑着说,“每年要被野蜂蜇10多次,感觉很平常,只要涂点药酒,几天就好了。”

“这里的猎蜂人好像自身有了抗体似的,被蜇了感觉也很平常。”
据村干部李正荣介绍,一般傈僳人被螫后不采取什么措施进行治疗,任其消肿。有时用自制药酒、泡菜水、清凉油等外用搽,几天就能恢复。

乡党委书记罗孝明表示,他在乡上任职10余年,村里从没有一起因野蜂蜇伤而送医的案例,更没有人死亡。如今,养殖野蜂已成了杉木沟村的一条致富路,年收入达数十万元,“按照今年50至100元每斤的价格,最多的一户能卖几万元。”与此同时,还有当地的猎蜂人组队到成都、德阳、资阳等地帮人取马蜂包,获得一定的经济收入。

最近,德昌傈僳人养野蜂的习俗成为了凉山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表示,还会保留传统,继续上山寻养野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