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特迪瓦昂德村的村民这几周忙得不亦乐乎。几名小伙子正往一字排开的新鱼塘中注水,另一些人正在为新修的鸡舍抹水泥地面。两幢连接互联网的新房已经落成,正在进行最后的装修。这一切,都是因为即将远道而来的3个人———前来向他们传授养殖技术的中国农业专家。

许多人知道龙州县下冻镇驮江村见义勇为的卢武团登上了“中国好人榜”,是崇左市的道德模范。可很少人知道卢武团还是一名养殖能手。

许多人知道龙州县下冻镇驮江村见义勇为的卢武团登上了“中国好人榜”,是崇左市的道德模范。可很少人知道卢武团还是一名养殖能手。

许多人知道龙州县下冻镇驮江村见义勇为的卢武团登上了“中国好人榜”,是崇左市的道德模范。可很少人知道卢武团还是一名养殖能手。

其实,3名中国农业专家要到年底才来。然而,昂德村早就忙开了。他们在一座林木环绕的水库边上给中国专家盖了两幢房子,其中一幢是公寓,另一幢是办公楼。尽管绝大多数村民都对互联网一无所知,但他们仍然在政府的帮助下给中国专家的房子铺设了上网线路。

2009年开始养鱼,2011年开始养龟鳖,2015年开始养鸡……几年来,卢武团在家里做起了养殖,而且在这方面渐渐地摸索到了些门道。

2009年开始养鱼,2011年开始养龟鳖,2015年开始养鸡……几年来,卢武团在家里做起了养殖,而且在这方面渐渐地摸索到了些门道。

2009年开始养鱼,2011年开始养龟鳖,2015年开始养鸡……几年来,卢武团在家里做起了养殖,而且在这方面渐渐地摸索到了些门道。

“我们要让中国专家在这里不仅有房子住,还有互联网,还有美丽的风景,”昂德村养殖场负责人阿斯·比拉德指着专家公寓前面的水库说。

1月27日,冬日里细雨纷飞,见到记者来访他的养殖场,卢武团立马穿上连体水靴裤,走进一个龟鳖养殖池子,顾不上寒冷,伸手便摸出一只体型较大的鳖,兴奋地展示给记者:“这只鳖大概有十三四斤,养了四年。但是太大了,不好卖,就只好继续养着,让它产蛋,然后孵鳖苗。”

1月27日,冬日里细雨纷飞,见到记者来访他的养殖场,卢武团立马穿上连体水靴裤,走进一个龟鳖养殖池子,顾不上寒冷,伸手便摸出一只体型较大的鳖,兴奋地展示给记者:“这只鳖大概有十三四斤,养了四年。但是太大了,不好卖,就只好继续养着,让它产蛋,然后孵鳖苗。”

1月27日,冬日里细雨纷飞,见到记者来访他的养殖场,卢武团立马穿上连体水靴裤,走进一个龟鳖养殖池子,顾不上寒冷,伸手便摸出一只体型较大的鳖,兴奋地展示给记者:“这只鳖大概有十三四斤,养了四年。但是太大了,不好卖,就只好继续养着,让它产蛋,然后孵鳖苗。”

按照规划,村里将在中国专家指导下开挖150口鱼塘,养殖淡水鱼,但村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提前挖好了27口。他们还新修了两排鸡舍,甚至已经在其中一排里养了6300只鸡。

在房子稀疏的驮江村谷随屯,卢武团家的房子建在一片农田旁边。房子的左侧是龟鳖养殖池,稍远一点是鸡舍,房子门前有几张大鱼塘,水面总共有300多亩。龟鳖都钻进沙子里冬眠了,由于下雨,几千羽鸡关在鸡舍里,以防淋雨感冒。

在房子稀疏的驮江村谷随屯,卢武团家的房子建在一片农田旁边。房子的左侧是龟鳖养殖池,稍远一点是鸡舍,房子门前有几张大鱼塘,水面总共有300多亩。龟鳖都钻进沙子里冬眠了,由于下雨,几千羽鸡关在鸡舍里,以防淋雨感冒。

在房子稀疏的驮江村谷随屯,卢武团家的房子建在一片农田旁边。房子的左侧是龟鳖养殖池,稍远一点是鸡舍,房子门前有几张大鱼塘,水面总共有300多亩。龟鳖都钻进沙子里冬眠了,由于下雨,几千羽鸡关在鸡舍里,以防淋雨感冒。

“我们先用土办法养着,等中国专家来了,再向他们学习新的养殖技术,”阿斯说。“至于已经挖好的鱼塘,如果将来中国专家不满意,可以按照他们的设计再改嘛。”

卢武团告诉记者,2009年他承包了村里一片70多亩的鱼塘养鱼。2015年8月,他把最后一批鱼卖掉,盘算了一下,那一年赚了两万多块钱,有了“第一桶金”,于是又承包了村里的另外一张230多亩鱼塘,并买了六万多尾鱼苗放进去养。为了发展多种经营,2015年年初,卢武团就在自己家旁边建起了一个鸡舍,养了5000多羽三黄鸡,年中时,把所有三黄鸡卖掉后小赚了一笔,下半年又养起了3000羽南宁土鸡。

卢武团告诉记者,2009年他承包了村里一片70多亩的鱼塘养鱼。2015年8月,他把最后一批鱼卖掉,盘算了一下,那一年赚了两万多块钱,有了“第一桶金”,于是又承包了村里的另外一张230多亩鱼塘,并买了六万多尾鱼苗放进去养。为了发展多种经营,2015年年初,卢武团就在自己家旁边建起了一个鸡舍,养了5000多羽三黄鸡,年中时,把所有三黄鸡卖掉后小赚了一笔,下半年又养起了3000羽南宁土鸡。

卢武团告诉记者,2009年他承包了村里一片70多亩的鱼塘养鱼。2015年8月,他把最后一批鱼卖掉,盘算了一下,那一年赚了两万多块钱,有了“第一桶金”,于是又承包了村里的另外一张230多亩鱼塘,并买了六万多尾鱼苗放进去养。为了发展多种经营,2015年年初,卢武团就在自己家旁边建起了一个鸡舍,养了5000多羽三黄鸡,年中时,把所有三黄鸡卖掉后小赚了一笔,下半年又养起了3000羽南宁土鸡。

昂德村位于科特迪瓦经济首都阿比让以北约100公里处,是一个有4000多人的大村庄,村民大多以种植可可为生。近年来,他们发现养鱼、养鸡收入更高,决定发展鱼类和家禽养殖业,但由于缺乏技术,养殖周期偏长,产量过低。

“种的玉米拿来喂鸡,鸡粪可以喂鱼,就可以省下部分饲料钱。养了几年鳖,种鳖已经有400多只,去年开始产蛋孵苗,现在有1000多只鳖苗,陆续有村民来买回去自己养。等把鱼塘扩大了,把小一点的鳖放到鱼塘里养殖,再准备建一个供游人垂钓的龟鳖场……”卢武团给记者始说起自己的养殖经。
“今年鳖的市场行情不太好,到现在还没有接到多少的订单。而且市场好多鳖是饲料饲养的,价格很便宜。目前,销售渠道主要靠外地老板以及本地酒店订购。”卢武团告诉记者,虽然价格受到冲击,但他还是坚持用鱼虾喂养,保证鳖的品质。

“种的玉米拿来喂鸡,鸡粪可以喂鱼,就可以省下部分饲料钱。养了几年鳖,种鳖已经有400多只,去年开始产蛋孵苗,现在有1000多只鳖苗,陆续有村民来买回去自己养。等把鱼塘扩大了,把小一点的鳖放到鱼塘里养殖,再准备建一个供游人垂钓的龟鳖场……”卢武团给记者始说起自己的养殖经。
“今年鳖的市场行情不太好,到现在还没有接到多少的订单。而且市场好多鳖是饲料饲养的,价格很便宜。目前,销售渠道主要靠外地老板以及本地酒店订购。”卢武团告诉记者,虽然价格受到冲击,但他还是坚持用鱼虾喂养,保证鳖的品质。

“种的玉米拿来喂鸡,鸡粪可以喂鱼,就可以省下部分饲料钱。养了几年鳖,种鳖已经有400多只,去年开始产蛋孵苗,现在有1000多只鳖苗,陆续有村民来买回去自己养。等把鱼塘扩大了,把小一点的鳖放到鱼塘里养殖,再准备建一个供游人垂钓的龟鳖场……”卢武团给记者始说起自己的养殖经。
“今年鳖的市场行情不太好,到现在还没有接到多少的订单。而且市场好多鳖是饲料饲养的,价格很便宜。目前,销售渠道主要靠外地老板以及本地酒店订购。”卢武团告诉记者,虽然价格受到冲击,但他还是坚持用鱼虾喂养,保证鳖的品质。

得知他们的苦恼后,他们的老乡、科特迪瓦经济基础设施部部长帕特里克·阿希与中国驻科使馆取得了联系,商定从中国安徽马鞍山邀请3名技术员到这里来教大家养鱼和养鸡。这一消息传开后,许多村民跃跃欲试。有的人家开始准备养鱼的工具,有的人家着手筹备鸡舍。

春节快到了,问到今年的愿望时,卢武团说,心里只盼着池里的鳖能多卖出去一点。“另外,鸡很快就可以出栏了,能卖个好价钱就最好了,也希望养的鱼长得好一点。”卢武团憨憨地笑了。

春节快到了,问到今年的愿望时,卢武团说,心里只盼着池里的鳖能多卖出去一点。“另外,鸡很快就可以出栏了,能卖个好价钱就最好了,也希望养的鱼长得好一点。”卢武团憨憨地笑了。

春节快到了,问到今年的愿望时,卢武团说,心里只盼着池里的鳖能多卖出去一点。“另外,鸡很快就可以出栏了,能卖个好价钱就最好了,也希望养的鱼长得好一点。”卢武团憨憨地笑了。

今年79岁的村民尼圭亚·查尔斯一家也在为中国专家的到来做着准备。不过,他们不打算养鱼或养鸡,而是悄悄地在可可地里种上了玉米。他们计划将来把玉米加工成饲料,卖给养鱼和养鸡的村民。老人说:“我希望中国专家早点来,这样第一季玉米就可以加工成饲料直接在当地销售了。”

昂德村村民并不是非洲唯一如此期待中国专家的人们。事实上,一些身怀“绝技”的中国农业专家已经开始在南非的祖鲁王国教人们种植蘑菇,在喀麦隆开辟水稻种植基地,给非洲百姓的餐桌增添新花样。

听说中国记者要去昂德村采访,阿希部长特地安排他的法律顾问科菲·叶波陪同前往。科菲冒着酷暑带着记者访农户、看鱼塘、查鸡舍,希望记者记录下每一个细节,以便通过记者的报道让中国专家放心。他说:“科特迪瓦农业资源得天独厚,就是缺乏技术。我们准备把这个养殖场办成面向全科特迪瓦的示范基地,希望把中国专家留在这里越久越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