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了解到,京博农化正向农业现代化全程植保服务方向转型。

——出口结构有了实质性改善,原药出口比例下降,高附加值的制剂出口比例提升。农药出口呈现逐年增长态势,产品除销往南美、东南亚等地区的发展中国家外,还大量销往欧洲和北美等地区的发达国家,目前有近一半的产品供应国际市场。更为可喜的是,农药出口结构发生了质的变化,制剂出口增速明显快于原药出口增速,制剂出口量占总出口量的比重已超过50%。

普遍的意见是,只有推动产品创新,调整优化产业机构,实现由生产同质化产品为主向生产个性化、特色化为主的转变,才能实现精准农业。

2011年,全国农药行业实现产值2024亿元,农药产量264.8万吨,可生产500多个农药品种,我国已成为非专利农药生产大国。

由于京博农化IPO的意外受阻,“农药使用量零增长战略”需要资本扶持的话题受到市场的关注。

——产品结构不断改善,高毒、高残留农药比重大幅度降低,高效、安全、环境友好的农药比重占95%以上。通过实施高毒农药削减计划,到2007年,甲胺磷、久效磷等5种高毒有机磷品种全部停止生产和使用;2009年全面停止生产含量小于30%的草甘膦水剂;2011年底前禁用和淘汰苯线磷等10种农药。大力增产推广水性化、固体化新剂型和新制剂;逐步削减乳油、可湿性粉剂等落后制剂。到2011年,高毒农药登记比例已经缩小到2%以下;处于登记有效状态的水基型、颗粒状剂型约有3700个,约占农药制剂总数的20%。

而就在当天,新修订的《农药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条例对农药的使用行为做了专门规定。此举将农药零增长战略再往前推一步。

十年来,农药行业秉承服务“三农”的一贯宗旨,在确保粮食安全和农产品稳定供给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据农业部门统计,我国病虫草害常年发生面积约60亿亩,通过正确使用农药,每年可挽回粮食损失4800万吨、棉花60万吨、蔬菜4800万吨以上,减少直接经济损失800多亿元。2012年我国粮食有望实现九连增,农药在其中功不可没。农药行业在保障粮食高产丰收、护佑“三农”发展的同时,自身积极践行责任关怀的理念,大力提升产品质量和档次,推动产业升级和产业集聚,结构调整实现了全方位的突破。

然而,目前我国农药产业结构不合理,农药企业研发投入不足销售收入的1%。而且用量偏高、利用率偏低是农业病虫害防治中的突出问题。

党的十六大以来,我国农药行业发展迅速。2011年,全国农药行业实现产值2024亿元,农药产量264.8万吨,可生产500多个农药品种,我国已成为非专利农药生产大国。

与传统老产品比较,京博农化的杀菌剂就很有说服力。在防治小麦赤霉病、水稻稻瘟病和苹果、柑橘病害时,以前常用多菌灵、稻瘟灵、代森锰锌等老药剂,现在有了醚菌酯、稻瘟酰胺、苯醚甲环唑、嘧菌酯等新药,使用量可降低60%~93%,亩用成本下降3%~38%。以25%嘧菌酯代替80%三乙膦酸铝防治黄瓜霜霉病,每亩有效成分用药量从192克下降到12克,降幅达93.8%。

——研发结构实现重大突破,自主创新品种大幅增加。我国组建了南北两大农药创制中心,十年间研发和创新硕果累累,创制出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效农药品种,如杀虫剂哌虫啶、氯氟醚菊酯,除草剂丙酯草醚、杀菌剂烯肟菌酯、啶菌恶唑等。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制农药品种走向市场,结束了我国农药工业长期依靠仿制的局面。目前,全行业已有34个创制农药品种取得农药登记,创制农药产品的数量已达到常用农药品种数量的10%。

6月1日晚间,证监会发布创业板发审委的审核结果显示,年内第二家农化公司京博农化未通过IPO。

——组织结构发生变化,农药产业集中度有较大提高。农药行业积极实施集团化战略,推动行业的兼并重组。全行业经过近几年的整合,优势企业发展明显加速,大型企业实力增强,目前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的15家,销售额在5亿~10亿元的35家。农药行业在原药生产领域的整合已经开始,各大型企业及区域性龙头原药企业大都通过资本运营迅速实施并购重组,规模得以扩张,企业得以进一步做大做强。目前,规模前20位企业的产值占全行业的比重已超过30%。

沙隆达A 合并ADAMA
事宜日前也获得证监会通过。该公司在业内享有“中国农药第一股”的美誉。公司农药产量、销售收入和出口创汇等经济指标多年来均位居同行业第一,多项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均居于全国前列。一旦合并后,该公司将一跃成为国内第一大农药企业、全球第六大农药企业,市值接近300
亿元。

——品种结构明显优化,杀虫剂独大格局改变,除草剂占比跃居首位,品种结构逐渐趋于合理。杀虫剂比重不断下降,已从2003年的55.8%,降低到2011年的26.7%。除草剂比重明显提高,2003年仅为10.1%,2009年提升到36.1%,首次超过杀虫剂;2011年除草剂原药的产量达117.5万吨,占总产量的44.35%。此外,生物农药销售额已达到全行业销售总额的近1/10,增长速度明显高于化学农药。

“零增长”就是通过减少施药次数、减少施药剂量、减少农药流失和提高防治效果来实现“控量提效”。

——布局结构调整取得进展,农药企业逐步出城入园,园区化进程加快。中国农药工业协会与江苏如东和山东潍坊共同组建了南北两个中国农药工业产业园。当地农药企业50%进入园区,其他省份的农药企业也纷纷向园区转移。目前,江苏如东县洋口化工园区已经成为国内最具发展优势、最有影响的农药产业示范集群,入园企业136家,农药原药企业和中间体生产企业约50家。

主要从事除草剂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先达股份有望在资本助力下占据发展先机。截至目前,公司烯草酮、烯酰吗啉原药、异恶草松、咪草烟原药的产量均位居全国第一。此次通过登陆资本市场,将致力于高效、低毒、环境友好的创新型农药产品的开发和推广,专业做好苗后高端除草剂。

——工艺结构逐步优化升级,落后工艺逐步被淘汰,清洁生产工艺水平提升。通过科技攻关,毒死蜱、吡虫啉等一批大宗农药品种优化了生产工艺,提高了产品质量,降低了生产成本。通过工艺创新在源头上减少了副产物,通过回收利用降低了“三废”排放量,达到了节能减排的目的。比如,甲叉法生产乙草胺新工艺使每吨原药的废水排放量仅为0.106吨,比酰胺路线减少约5吨,甲醛利用率达到98%以上。十年间,农药行业推出了12个清洁生产技术方案,一大批先进技术和清洁生产工艺在业内得以推广普及。

农药零增长战略需要资本推手

市场人士注意到,此次京博农化IPO被否的询问函问题,在招股书中均有章节说明,并不构成影响经营业绩的重大风险,三个问题恰恰也说明了京博农化上市的必要性,面临着行业的融资短板,市场分散的共性问题,急需要拓展融资渠道,培植公司自己的稳定的销售网络。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以及环保力度的加大,我国农药产业正进入一个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的新时期,行业整合向集约化、规模化方向发展,大型企业以及区域性的龙头企业将在未来的兼并整合中赢得加快发展的机遇,一批具有规模、技术、市场和品牌优势的农药企业迅速发展起来。农药零增长战略正倒逼这一进程。

作为世界农药生产和使用大国,2001年到2015年,中国农药产量由78.2万吨增长至374.4万吨。以产量计算,中国从2006年起就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大农药生产国。从产品品种来说,2015年中国2232家农药生产企业共登记了约3.4万个产品。

目前国际农药企业的兼并重组正在向纵深发展,其比较流行的重组方式主要有四种方式:一是资本导向,向高利润产业转移;二是业务导向、渠道扩张;三是节约成本、并购整合;四是并购后拆分。欧美跨国农药公司的并购整合,不仅是资本市场对利益追逐的结果,也是解决供需矛盾、降低运营成本、追逐行业新方向的客观需要。

近年来,受国家支持农业政策的影响,农化企业上市步伐加快,上市数量不断增加。据统计,2015年,有3家农药企业通过IPO,2016年有2家,2017年开年,海利尔宣布通过IPO,5月11日先达农化成功上市。与此同时,我国农药行业不断地并购重组,实现产业和结构调整。

怎么办?

实际上,在农药零增长战略上,京博农化也是可圈可点。

不可否认,京博农化也希望借此次IPO来积极响应农药使用量零增长战略。

中国农药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近三年来该公司醚菌酯原药、茚虫威原药产量均位居行业第一,精喹禾灵原药、烟嘧磺隆原药产量位居行业前三位。其中茚虫威产品通过自主研发,光学含量从75%提高到90%以上,产品工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业内人士认为,数量多而分散、技术水平和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等诸多短板,导致中国的农药产业急需资本的推动。在农化市场日趋激烈的趋势下,变优势为强势,通过资本推手,是农药行业结构优化、产业升级的重要途径。

农药“零增长”方案倒逼行业

利用资本,通过规模化的产业整合,拓展渠道、共享品牌,是企业实现低成本快速扩张的有效路径。

招股书显示,京博农化主要从事高效、低毒、低残留、环境友好型农药原药、制剂及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同时兼营植物营养剂、农药软包装业务。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8亿元、7.56亿元、5.11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7398.71万元、5222.47万元、2801.20万元。公司制剂营销网络及植保技术服务覆盖国内主要农作物种植区域,位列中国农药行业前50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