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林业厅

    昔日“十山九秃头,洪水遍地流,风起黄沙飞,十年九不收”的右玉,如今到处是绿意盎然、满目葱茏,森林覆盖率达到47%,成为全省乃至全国的造林绿化典型。据统计,该县已累计完成营造防风林带300多公里,完成荒山荒地造林108万亩,全县有林面积达到了120多万亩,治理沙化面积200万亩,占沙化总面积的88.9%。
    右玉县地处“三北”地区的沙漠化地带,10万人民群众常年生活在“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的恶劣环境之中。为改变恶劣的生存环境,这个县历届县委、县政府把改善生态环境作为确保生存的头等任务来抓,始终坚持“右玉要想富,必须风沙住,要想风沙住,必须多栽树”的指导思想。
    在生态建设中,这个县党员干部始终发挥着主导作用。今年春季,全县800多名机关干部按照分配的区域已挖树坑1.1万个。杨千河乡的余晓兰随丈夫从云南回家乡后,治理荒山一干就是20年,使2500亩荒山秃岭披上了绿装。她本人被评为全省造林十大标兵。据统计,全县现有治沙造林专业户近20户,其中有5户治理规模在1000亩以上。
    坚持不懈的造林,使右玉的生态环境得到了明显改善。通过造林种草,阻止了风口地带的沙丘移动,近年来全县沙尘暴天数比解放初减少了50%,在林地影响的有效范围内平均风速降低了29.7%;由于林草植被的逐年增加,现在地表径流和河水含沙量比造林前减少60%;涵养了水源,田间林网水分蒸发比旷野年平均减少8.8%,在作物生长需水量较多的6—8月份,林网水分蒸发量为784.8毫米,减少47.3毫米;据测定林内日平均气温比旷野提高了0.5℃,田间温度比林网外提高0.7℃,冰雹也由过去年平均7.2次减少到1.5次。

中国绿色时报8月15日报道(记者 王俪玢 文俊峰
孙长春)1880年前后,这里的丁戊奇灾迫使民众进行了人口史上三次大迁徙之一的——走西口;
1982年,这里即使大白天的也要点油灯,深受霜冻、黄沙等五大自然灾害的困扰;
2012年,这里摇身变成闻名遐迩的塞上绿洲。
130多年间,故事的主角都是这里,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
右玉县位于山西省西北部,再向北走120公里就可到达呼和浩特。尽管是七月的夏日,但右玉凉风习习。
右玉县境内丘陵起伏,是三北地区长城沿线潜在沙漠化区域。全县总人口11.28万,其中农业人口9.27万,总面积293.5万亩。
北欧风情 右玉精神
经由三北防护林与其他生态工程树种的配合,在缓缓的丘陵上,草木、灌木、树木呈现出了渐变的绿色。进入秋日后,沉淀下来的色彩层层叠叠,流淌出北欧森林的风情,吸引不少游客前来观光。
从大同驱车进入右玉后,是很难把眼前的景象与那个解放初,仅有残次林8000亩,森林资源覆盖率为0.3%的右玉联系在一起的。
然而,这个北欧风情并不是植树时有意为之的。
新中国成立后,从50年代到70年代,右玉不断与风沙顽强拼搏,营造了大面积的小叶杨片林。1978年,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启动后,在锁风沙、堵沟壑、护河岸实施大面积杨树造林的基础上,又营造了相当规模的针叶林和针阔混交林及灌木林。
目前,右玉县有林面积超过150万亩,林木绿化率为53%。到了秋天,整个缓坡丘陵呈现的是杨树林、针阔混交林与灌木林红黄交相呼应的美丽景色,是右玉县四期工程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巧合。
右玉有许许多多的植树故事,老王家就是其中一个。老王名叫王占峰,1982年时他29岁,在大同市开着自己的旅店,手里有两万多元,是个让人羡慕的万元户。但是老王却在而立之年干了件众叛亲离的事儿——回家,植树!
老王的家牛心乡老墙框村在百姓心里是个连牲口都不来的地方,是个一刮黄风就得在大白天点油灯的地方,是个杂石丛生的荒山。
王占峰的思想总是先人一步。他认为,生态搞不好,别的都是白搭。他站在如今满眼绿色的
3000亩林地面前,骄傲地指给大家看,东边是松树林,中间是果树,西边是杂交林。30年,常人难以想象,独自居住在山上的王占峰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刚刚开始植树的时候,成活率只有30%,栽3次才能活下来;早上五点,天刚亮,我背些糊糊就往山上去栽树,天黑了再回来;有年山上发洪水,住的地方全给淹了;前些年山上没有水塔水渠没有电,浇水只能靠从山脚下打水往上背。想象得到的和想象不到的困难都没有阻止王占峰种树的脚步。
这或许就是右玉精神的传承与体现。
坚韧,持之以恒的坚韧。
60年来,右玉县一直传递着绿色的接力棒,在大片造林不放松的同时,点面结合,提升景区绿化步伐,建设了南山公园、松涛园、辛堡梁等一批生态绿化景区。
改革树种 绩效考评
我们一开始种植落叶松,树干连鞋带粗都没有,没啥信心。后来的树种改革真是件伟大的事情,樟子松是右玉造林的突变性飞跃,由小老松到樟子松的飞跃。曾任右玉县政协主席的王德功说。
在右玉,现在的主栽树种是油松和樟子松。油松耐寒,樟子松适宜在山西省的海拔高度生长。如今,这两个树种遍布右玉县各个角落。右玉县根据不同区域立地条件,采取了阳坡柠条阴坡松,沟底河岸沙荆林,通道村镇栽杨柳,林中进草草间林的建设模式,宜乔则乔、宜灌则灌、宜草则草、乔灌草相结合,进行大规模集中连片治理。同时,围绕生态旅游产业的开发,以灌木铺地、针叶阔混交、常绿树当家、花灌木点缀为基本模式。
在流域治理方面,右玉县坚持工程措施与生物措施相结合、综合治理与全面开发相结合,形成了高低错落、功能各异的生态植被系统。同时发展畜牧业、旅游业等拉动农民收入。
王德功回忆自己当年在宣传部工作时,270苗高秆树被牲畜啃了17苗没有成活,于是他在工作之余带着同事去补上17棵树和树木的维护费。就是这样,右玉的民众将植绿护绿作为自己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县委办公在种树工地,开运动会在种树工地,卖棉布卖衣服的在种树工地,文化宣传在种树工地,唱戏也在种树工地。一个系统一座山,右玉人一人做两份工作,不光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每个人还要做好植绿护绿工作。
近年来,右玉县把三北防护林建设作为干部绩效考核的重要内容,每年年终对全县承担造林绿化任务的乡镇、部门、单位和企业进行严格考核奖惩。凡成绩突出的,对单位及主要负责人给予表彰奖励;工作落后的,给予通报批评,并对主要责任人给予警告、诫勉谈话和撤职等处罚。
靠着右玉人一代代的不断积累,不光石炮沟改变了模样,整个右玉逐渐成为了绿色、凉爽的宜居宝地,森林覆盖率从解放初的0.3%上升到现在的53%。
分期付款 事实说话
三北防护林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右玉县建立了严格的工程管理机制,确保工程的顺利进行。如,严格实行三三四制,将资金拨付与造林成活率绑定在一起。当年预付30%树苗款;秋后验收成活率达到要求后再付30%;第二年秋季保存率合格的,再付余下的40%。
从三北工程开始,多项生态工程相继在右玉实施,当地取得了明显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全县构筑了绿化带、生态园、风景线、示范片、种苗圃相结合的生态网络,有力地改善了生态环境,形成了良好的小气候。通过造林种草,阻止了风口地带的沙丘移动。近年来,右玉县的沙尘暴天数比新中国成立初期减少了一半,在林地影响的有效范围内平均风速降低了29.7%,逐年增加的植被使地表径流和河水含沙量减少了60%。
右玉的居民常说,山上有了树,等于修水库。
面对外界对三北地区种植乔木是抽水机的质疑,林业工人告诉记者:一片雨季云团经过,如果地面的乔木林少,就形不成有效降雨。但到了有十几万亩林子的右玉,小范围的局部气候适宜,就可形成降水。正因为右玉县坚持不懈地植绿护绿,过去山洪暴发、泥沙横流的现象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因为树木涵养了水源。假设是荒地的话,降雨就直接进入了土壤层,一部分挥发一部分渗入地下。而有大规模乔木的地方,对水系是个保护作用。
据右玉县介绍,近年来,田间林网水分蒸发比旷野年平均减少8.8%,在作物生长需水量较多的6月-8月,林网蒸发量为784.8毫米,而对照点蒸发量为832.1毫米。与此同时,降水量明显增多,近5年平均降水量较周边的县高出30毫米-40毫米。
植被的增加还减少了霜冻、冰雹等自然灾害。林内日平均气温比旷野提高0.5℃,田间温度比林网外提高0.7℃,同时在霜冻来临较早的年份,林带百米以内的霜冻比百米外霜冻推迟7天左右。冰雹也由过去年平均7.2次减少到1.5次,而且多发生在林木稀少的区域。
如今的右玉县,已经成为名符其实的塞上绿洲。殊不知,成片的绿色是靠多少次一铲铲铁锹的积累。右玉县缺乏煤炭资源,资金来源也十分有限,但在右玉精神的支持下,在绿色的道路上,一点绿、一行绿、一路绿、一片绿,渐行渐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