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过天晴,融水苗族自治县贝江河林场下洞分场一年生的杉木林一片翠绿,长势喜人。这是一个以杉木大径材为主的国家储备林基地。
  为了“种好树”,广西各级林业部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依靠良种良法,开展多种经营,探索出一套建设国家储备林的“资源培育经”。
  良种为本奠基础   走进南丹县山口林场甲尧分场,只见大片杉木林整齐排列在山坡上,像等待检阅的士兵,英姿飒爽。
  “这是目前全国生长最快、产量最高的杉木林分。”广西林科院杉木专家陈代喜教授介绍说。山口林场的大径材杉木林,每亩年最高蓄积生长量达到2.4立方米,直追桂南速生桉的产量,单株胸径最大的达到50厘米。陈教授兴奋地说:“育成这样的大径材,过去要30~35年,现在只需25年。”
  “杉木林成功创高产,关键在于采用良种造林。”山口林场副场长黄海仲说,林场营造国家储备林基地的杉木林,全部采用自选自育的良种苗。
  林以种为本,种以质为先。良种为广西建设国家储备林奠定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中国桉树看广西,广西桉树看东门。”作为广西最大的桉树苗木生产基地,东门林场苗圃拥有先进的桉树组培无性系快繁育苗技术、轻基质杯育苗技术和高架沙床采穗圃育苗技术。为了保证种苗来源清晰、种源纯正、质量过硬,苗圃每两年更换一次组培继代苗,每年选育5个以上高产、优质无性系新品种进行中试与示范。
  30多年来,东门林场先后从澳大利亚、印尼、巴西和南非等8个国家引进170多个桉树树种(种源),开展170多项试验,建立3万多亩试验林,创下我国乃至世界林业研究史上桉树试验面积之最,成为亚洲最大的桉树基因库和全国著名的桉树良种繁育基地,桉树科研和育种栽培技术全国领先。
  以培育大径材为目标的桉树新品种——大花序桉已经在东门林场引种改良成功。它生长快,材性好,15年就能达到珍贵树种的价值。大花序桉原产澳大利亚,是澳大利亚最优硬木树种,有“澳洲红木”之称,可用于制作高级家具、实木地板、机械构件等。目前,不少家具生产厂家均对其优良品质表示认可,市场估价每立方米5000元。
  良法抚育促高产   高峰林场界牌分场16林班山坡上的400多亩近熟杉木里,每隔80米,带状套种着20米宽的红椎林。每道墨绿色的杉木带,紧连一道褐红色的红椎嫩梢带,犹如一道道巨大的“斑马线”。
  “红椎有大量凋落物,能改良土壤和涵养水源,可帮助杉树改良生长环境。红椎幼苗喜荫,高大的杉木又是最好的‘遮阳伞’。”高峰林场林业研究中心主任魏国余说,杉树和红椎是天生“好搭档”。
  杉木林下,还隐藏着“植物界大熊猫”华盖木。高峰林场高级工程师马利菠说,许多珍贵树种幼苗比较“娇贵”,经不起太阳强光照射,有了杉木树荫庇护,珍贵树种就“蹭蹭”往上蹿。“看,华盖木才1年多时间,就长了1.8米高。”
  松杉林下套种珍贵树种,巧妙地“用空间换时间”,是笔划算“买卖”。杉木大径材的通直树干超过8米,可做特殊用材,单株售价达8000元。目前,高峰林场在现有松杉林下套种了近万亩红豆杉、格木等珍贵树种。
  储备林基地造林不仅需要好的良种苗木,更离不开精准有效的抚育管护。
  2014年9月,七坡林场在自治区桉树速丰林高产竞赛中获得第一名。该场的“冠军林”亩产值首次突破万元大关,还创造了桉树商品林亩产之最和年生长量之最。
  “冠军林成功的奥秘,是采用测土配方施肥。”自治区速生丰产林基地管理站站长李贵玉说,施肥要认真分析土壤养分,缺什么补什么。在实际管理中,七坡林场根据不同的土壤结构研制了4个不同的肥料配方,精确施肥面积达25万亩,还建立林地小班跟踪管理系统,定期定点测土,及时调整土壤养分,做到“养用兼顾”,保持林地肥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多种经营结硕果   位于凭祥市的中国林科院热林中心,上世纪80年代初种下的红椎林每亩初植160株,现在每亩保留25株,林下散布着比人高的红椎小树,还有不及半脚高的红椎幼苗——这些都是红椎母树冬季果熟落地自然生长的。
  从初植到现在,30多年经历3次间伐,每次间伐都把影响“目标树”生长的“半熟树”砍去。红椎树自然更新能力很强,果实落下后就地生根长成幼苗,从中选择优良单株再培养新的“目标树”,形成大、中、小树和幼苗共存的“大家庭”,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这正是“近自然化”培育大径材的成功模式。自治区林业厅总工程师蒋桂雄说,建设国家储备林,无论是种植混交林,还是改培现有林,都是变“皆伐”为“择伐”,逐步实现“近自然化”栽培。
  目前,“改培”方式已经在国有林场悄然推开。在派阳山林场公武分场,有一片500多亩的复层混交林。这片复层混交林造于2012年,采用“抽针补阔”的方式,即在松林中带状补植降香黄檀。其经营目标是:20年内逐步间伐松树大径材,形成降香黄檀纯林,再按近自然方式经营,成熟一株择伐一株,达到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最大化。
  “混交”是林场培育中远期大径材林的主要模式。近年来,派阳山林场不断创新造林模式,突破“阴阳”搭配的混交原则,即把强阳性的、生长速度截然不同的松树和桉树搭到一块。远远望去,只见高大的桉树立在茂密的松树林之中,层次分明。桉树长得快,高度比松树高出10米。
  如今,这片混交林的桉树保存率85%以上,高于自治区平均保存率5个百分点。每亩蓄积量已达到4立方米;松树保存率90%,平均树高6.7米,胸径7.8厘米,每亩蓄积量2.4立方米。
  派阳山林场场长庞赞松开心地说:“在松树林中套种桉树,解决了短期收入和长期受益问题,以短养长,长短互济,一举多得。”(谢彩文 李孝忠 张 雷)

雨过天晴,融水苗族自治县贝江河林场下洞分场一年生的杉木林一片翠绿,长势喜人。这是一个以杉木大径材为主的国家储备林基地。

为了“种好树”,广西各级林业部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依靠良种良法,开展多种经营,探索出一套建设国家储备林的“资源培育经”。

良种为本奠基础

走进南丹县山口林场甲尧分场,只见大片杉木林整齐排列在山坡上,像等待检阅的士兵,英姿飒爽。

“这是目前全国生长最快、产量最高的杉木林分。”广西林科院杉木专家陈代喜教授介绍说。山口林场的大径材杉木林,每亩年最高蓄积生长量达到2.4立方米,直追桂南速生桉的产量,单株胸径最大的达到50厘米。陈教授兴奋地说:“育成这样的大径材,过去要30~35年,现在只需25年。”

“杉木林成功创高产,关键在于采用良种造林。”山口林场副场长黄海仲说,林场营造国家储备林基地的杉木林,全部采用自选自育的良种苗。

林以种为本,种以质为先。良种为广西建设国家储备林奠定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

“中国桉树看广西,广西桉树看东门。”作为广西最大的桉树苗木生产基地,东门林场苗圃拥有先进的桉树组培无性系快繁育苗技术、轻基质杯育苗技术和高架沙床采穗圃育苗技术。为了保证种苗来源清晰、种源纯正、质量过硬,苗圃每两年更换一次组培继代苗,每年选育5个以上高产、优质无性系新品种进行中试与示范。

30多年来,东门林场先后从澳大利亚、印尼、巴西和南非等8个国家引进170多个桉树树种,开展170多项试验,建立3万多亩试验林,创下我国乃至世界林业研究史上桉树试验面积之最,成为亚洲最大的桉树基因库和全国著名的桉树良种繁育基地,桉树科研和育种栽培技术全国领先。

以培育大径材为目标的桉树新品种——大花序桉已经在东门林场引种改良成功。它生长快,材性好,15年就能达到珍贵树种的价值。大花序桉原产澳大利亚,是澳大利亚最优硬木树种,有“澳洲红木”之称,可用于制作高级家具、实木地板、机械构件等。目前,不少家具生产厂家均对其优良品质表示认可,市场估价每立方米5000元。

良法抚育促高产

高峰林场界牌分场16林班山坡上的400多亩近熟杉木里,每隔80米,带状套种着20米宽的红椎林。每道墨绿色的杉木带,紧连一道褐红色的红椎嫩梢带,犹如一道道巨大的“斑马线”。

“红椎有大量凋落物,能改良土壤和涵养水源,可帮助杉树改良生长环境。红椎幼苗喜荫,高大的杉木又是最好的‘遮阳伞’。”高峰林场林业研究中心主任魏国余说,杉树和红椎是天生“好搭档”。

杉木林下,还隐藏着“植物界大熊猫”华盖木。高峰林场高级工程师马利菠说,许多珍贵树种幼苗比较“娇贵”,经不起太阳强光照射,有了杉木树荫庇护,珍贵树种就“蹭蹭”往上蹿。“看,华盖木才1年多时间,就长了1.8米高。”

松杉林下套种珍贵树种,巧妙地“用空间换时间”,是笔划算“买卖”。杉木大径材的通直树干超过8米,可做特殊用材,单株售价达8000元。目前,高峰林场在现有松杉林下套种了近万亩红豆杉、格木等珍贵树种。

储备林基地造林不仅需要好的良种苗木,更离不开精准有效的抚育管护。

2014年9月,七坡林场在全区桉树速丰林高产竞赛中获得第一名。该场的“冠军林”亩产值首次突破万元大关,还创造了桉树商品林亩产之最和年生长量之最。

“冠军林成功的奥秘,是采用测土配方施肥。”自治区速生丰产林基地管理站站长李贵玉说,施肥要认真分析土壤养分,缺什么补什么。在实际管理中,七坡林场根据不同的土壤结构研制了4个不同的肥料配方,精确施肥面积达25万亩,还建立林地小班跟踪管理系统,定期定点测土,及时调整土壤养分,做到“养用兼顾”,保持林地肥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多种经营结硕果

位于凭祥市的中国林科院热林中心,上世纪80年代初种下的红椎林每亩初植160株,现在每亩保留25株,林下散布着比人高的红椎小树,还有不及半脚高的红椎幼苗——这些都是红椎母树冬季果熟落地自然生长的。

从初植到现在,30多年经历3次间伐,每次间伐都把影响“目标树”生长的“半熟树”砍去。红椎树自然更新能力很强,果实落下后就地生根长成幼苗,从中选择优良单株再培养新的“目标树”,形成大、中、小树和幼苗共存的“大家庭”,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这正是“近自然化”培育大径材的成功模式。自治区林业厅总工程师蒋桂雄说,建设国家储备林,无论是种植混交林,还是改培现有林,都是变“皆伐”为“择伐”,逐步实现“近自然化”栽培。

目前,“改培”方式已经在国有林场悄然推开。在派阳山林场公武分场,有一片500多亩的复层混交林。这片复层混交林造于2012年,采用“抽针补阔”的方式,即在松林中带状补植降香黄檀。其经营目标是:20年内逐步间伐松树大径材,形成降香黄檀纯林,再按近自然方式经营,成熟一株择伐一株,达到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最大化。

“混交”是林场培育中远期大径材林的主要模式。近年来,派阳山林场不断创新造林模式,突破“阴阳”搭配的混交原则,即把强阳性的、生长速度截然不同的松树和桉树搭到一块。远远望去,只见高大的桉树立在茂密的松树林之中,层次分明。桉树长得快,高度比松树高出10米。

如今,这片混交林的桉树保存率85%以上,高于全区平均保存率5个百分点。每亩蓄积量已达到4立方米;松树保存率90%,平均树高6.7米,胸径7.8厘米,每亩蓄积量2.4立方米。

派阳山林场场长庞赞松开心地说:“在松树林中套种桉树,解决了短期收入和长期受益问题,以短养长,长短互济,一举多得。”(谢彩文
李孝忠 张 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